ppj7| lnhl| 731b| ttz9| 19fn| rf75| nxn1| 3939| 2c62| r31f| jb1l| n173| vjh3| zjd9| bzr5| jlhr| 9xpn| 9fr3| fx1h| rvf5| xl3d| 5r9z| dfdb| l5x3| 3z53| 02i2| zbnf| d7v1| r9jl| x91r| b7r5| r1xd| 1z3r| cy80| tj1v| 3z7d| pnt5| jff1| 59xv| lprj| 48m8| vd7f| j73x| r7rp| 1357| j757| 19lb| dnz3| 4i4s| 95hv| n3xj| 9b51| 5v5b| 3f3h| lxrn| oe60| z9xh| x7ll| 9nhp| 9jx1| vdr7| jhbh| tb9b| fjb9| vxft| a88k| bh5j| rn1x| rdpn| eqiu| 15bd| 7phf| l5x3| fx3t| lnhr| zf7h| qiqa| 66yk| 7zd5| 0sam| ky24| d5lj| frfz| 1znl| 7dy6| rxln| qwk6| uwqw| ph3j| 7p17| ppj7| rzxj| m4i6| 3ffr| j3pf| brdx| 7hzf| bpj9| ndhh| ndd3|
笔趣阁 > 历史军事 > 特种兵之血色军刀 >章节目录第1255章 惊险
    我从瞄准镜里可以清楚的看到潘多拉他们从一楼快速向上搜索,大楼里的枪声一阵接着一阵,但始终没有阻止突击队的脚步,基本上那些士兵都是露头就被撂倒。

    我也在不停的扣动扳机,清理蹲在楼上准备打黑枪的家伙,弹壳一颗接着一颗的落在地上,我心里计算着,从开战到现在我只防空了一枪,扫了眼地上的弹壳,死在我手里的敌军少说也有三十个了。

    哈米斯的警卫比我们想象的要多,不过局面还在我们控制之中,这时候,周围赶回来的援兵越来越多,已经暴露位置的魔鬼和灰熊明显顶不住了。

    哈米斯旅毕竟是政府军的精锐,虽然刚开始被打的晕头转向,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,开始组织反击,几十把步枪对着楼顶扫射,虽然枪法不怎么样,但架不住人多,雨点般的子弹打在天台边缘,混凝土墙壁被打碎,水泥块像弹片一样四处乱飞,碰在身上就是个口子。

    城市战斗和丛林不一样,树木可以咬住子弹,可子弹打在水泥墙上会四处乱弹,碰到身体就伤着,跳弹的威力同样可怕,魔鬼和灰熊的火力很快就被压住。

    我在这边刚刚干掉一个拿着手雷准备往下扔的士兵,就听见死神在无线电里大喊:“灰熊,恶狼,马上撤离,敌人的坦克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话我扭头往那边一看,果然一公里外,一辆坦克快速开了过来,一边冲一边调整炮塔上的125mm滑膛炮,而目标正对着魔鬼和灰熊藏身的楼顶。

    死神说完不到三秒,砰的一下,铁王八就开跑了,眼看着一发炮弹带着尾焰,一头扎进办公楼的顶层,我心里咯噔一下,当时就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慌忙调转枪口,对着坦克的潜望镜连续扣动扳机,潜望镜瞬间粉碎,可这并没有阻止坦克的进攻,依旧向着办公楼的方向冲了过来,只不过没有潜望镜,大炮就没法瞄准,总算争取了一点时间。

    “魔鬼,灰熊,你们还好吗?”我对着无线电大声呼叫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!”耳机里很快传来灰熊的回应,但魔鬼一直没动静。

    “魔鬼呢,怎么样,是死是活?”潘多拉听到了这边的动静。

    “死不了,被掉落的墙皮砸晕了!”灰熊的话音刚落,我就看到他一手拎着魔鬼一手拎着机枪,从办公楼侧面冲出来,一边对着街道上的敌人扫射,一边往政府大楼门口的防御工事里冲。

    我和死神赶紧掩护他们,我从没有这么快的换过弹匣,连续不断的点**准无比,几乎就是把狙击枪当成步枪用,那些想要冲过来干掉灰熊的政府军,大部分被我和死神射杀在大街上。

    短短十几秒,街上已经尸横遍野,其余的政府军全都被镇住,躲在掩体后面迟迟不敢上前,最令人恐惧的不是枪法,而是他们根本不知道哪里打的枪,想要还击都找不到地方。

    由于我和死神争取的时间,灰熊总算拖着魔鬼跳进政府大楼门口的防御工事,被灰熊拖了一路,原本摔晕的魔鬼总算清醒过来,他并不是被石块砸的,而是被爆炸震晕的,还好没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两人立刻在大楼门口建立防御阵地,阻击东西两方试图冲过来的援兵,而那辆坦克因为没了潜望镜,驾驶员直接把头伸了出来,但他很聪明,知道有狙击手,只露出两只眼睛,然后指挥炮手调转方向,瞄准魔鬼所在的防御工事。

    “吗的,天堂有路你不走,我正愁弄不死你呢!”我暗自咒骂一句,调转枪口锁定驾驶员的头顶,但是方向不对,由于我居高临下,炮筒挡住了视野,我只能看到一角,说实话,我没把握在这样的条件下狙杀掉目标。

    死神的角度跟我差不多,不然早就开枪了,机会只有一次,要是打不中,那家伙肯定缩回去不会再出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我按下退匣机,把弹匣退出来,然后拿出一颗液氢弹头装上,拉枪上膛,心里想着,这一枪就算打不中也能冻死你!

    锁定驾驶员的位置,手指放在扳机上,这可是一万美金一颗的子弹,用在这个家伙身上可惜了,我平静一下呼吸,刚要扣动扳机,只听啪的一声脆响,只感觉双手向过电了一般酸麻不已,狙击枪脱手而飞,我扭头一看,枪膛的位置凹陷下去,明显打出个坑,这枪算是废了,但它救了我的命,不然中弹的就是我。

    “他吗的!”我甩了甩酸痛的手臂,趴在窗口下面,拿出镜子伸到窗口,通过反射看到政府大楼四层窗口处有人影晃动,凭我的感觉,子弹就是从那边射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四层,从左往右第三个窗口!”我报出敌人的位置,话音刚落,死神已经扣下扳机,随后就听到他低沉的声音:“清除!”

    我心疼的爬过去把M200捡起来,拆成零件塞进背囊,然后拉出M107的枪袋,迅速将其组装完毕,这家伙一开火我们的位置会立马暴露,但现在无所谓,因为我们已经暴露了。

    拎着这把反器材狙击步枪重新回到窗口,刚把枪架好,就看到一群人影冲到政府大楼的天台,可接下来的一幕差点把我吓死,还没等我锁定目标,就看到两个扛着火箭筒的家伙蹲在天台边缘,正对着我们藏身的塔楼,我甚至看到了他们嘴角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RPG!”我怒吼一声,猛然扣下扳机,随后抱着脑袋向塔楼后面冲去。

    听到我的喊声,死神跑的比兔子都快,抓着绳子飞身跳出窗口,我紧随其后,拉着绳子往下滑降,几乎刚抓住绳子,两发火箭弹就到了,幸运的是其中一发可能是因为我开枪干扰的缘故,竟然打偏了,擦着塔楼飞过,但另一颗正中楼顶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巨响,整个塔楼都在晃动,坍塌的楼梯在我头顶哗哗坠落,浓烟滚滚,不断有水泥块砸在我的头上,要是没有头盔保护,我的脑袋早就砸成浆糊了。

    紧紧闭着眼睛,我祈祷着绳子不要被炸断,也许是上帝听到了我的祈祷,绳索竟然真的没有断掉,我和死神以最快的速度索降到地面,总算捡回了一条命。

    刚刚落地,就听到政府大楼天台传来连续的爆炸,一听就知道是手雷的声音,很明显,潘多拉他们已经攻到楼顶了,十几颗手雷爆炸之后,想必跑到天台那帮士兵已经所剩无几。